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山依旧在

闲看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人民公社的岁月  

2008-03-05 15:51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怀念人民公社的岁月
   记得小学课本上有课关于夏天的课文。开头就说:“ 夏天过去了,可是我还十分想念那些可爱的早晨和黄昏......”由此,引发了我对人民公社生活的怀念。
  我是在‘知识分子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’这一伟大理论指导下去农村的。所谓接受再教肓,就是过着人民公社社员即农民生活。并不是贫下中农给我上什么课或讲什理论。
  早晨,随便得洗漱一下,(如果有饮晨茶的习惯,就更要起床早些)就等队长吹哨通知出工(上工)。队长有家庭,自然有些家务事处理。正式出工,已是日上三竿了。家庭主妇早上是不出工的,要准备早饭和洗晒。早饭后是劳力就都要出工了。在什么地点干什么事,带什么工具,听队长通知,然后,到一个自然集中的地方。等人到齐,再浩浩荡荡开到工地。再由队长具体分工,那些人干什么事;干一阵以后,队长通知休息,你可以坐在地上高谈形势大好,或柴米油盐琐事。到了“人驮人”(太阳射线垂直于地面,人影与人一体)的时候回家吃中饭。约一时许,队长再催出工,下午又有一次如同课间操似的“劳间休息”。到“山衔太阳 ”的时候,主妇回家准备晚餐。非主妇们干一会儿便坐在地头“评工分”;太阳接近“地平线”,也就收工了。晚上,如果不是“运动”来了,为了防止“吃二边苦,受二茬罪  ”, 要开社员会,进行“路线教肓”也就无事。当时没有“扑克”和“麻将”的骚扰,就在家睡大觉。 虽“ 鸡犬声相闻”,基本是“不相往来”的。
    不论刮风下雨 .社员都是要出工的,不能出工(不论因病因事)都要向队长就假,队长同意了才可不出工。
  不论是播种,还是收获季节,“运动”来了,斗“阶级敌人”社员都要参加。因为“ 抓革命”才能“促生产”。何况开会也记“工分”。
  我觉得生产队最大的好处是社员不用为生产操心:播种、收获;除草,治虫;抗旱排涝;施肥;这些活动的时间,使用的品种,器械,都由队长安排,大大节省了社员的“脑力劳动”。如除草用的锄,割草用的刀,挖地用的锹,都由生产队置好,社员只要签个名或按个手印可以把器具领回,年终记一笔帐最多是帐面上多几个“○”。队长要为生产队昼夜操劳嘛?也不。比如,水稻登场了,晒干扬净,先交“爱国粮”;再留足种子饲料,剩下来归社员按人员“三一三十一”地平分,实际所得无几。种的棉花,除按人口每人留二斤自留棉以外,剩下的都是“爱国棉”。
  人民公社社员的生活资料,简单地说,就是一个“分”字。当然,这全不是“拔劳分配”也不是“按需分配”“而是按人口分”。比如粮食,先是“大口(十八岁以上大人)小口(小孩),三石(音担,百市斤)六斗(山芋四斤折主粮一斤,瘪稻不算计划)”。后来,分大小口(小人七折)。再后来,按总量20%-30%分工分粮(劳动力多,此时得到粮食照顾了)。烧饭的柴禾也按人口分:午季是麦秸,秋季是棉秸,稻草作饲料留存归队。如果有草屋要用稻草盖,可向生产队支取,抵棉秸或麦秸(柴禾);食油每人每年菜油一斤,棉籽油一斤。社员每年可有两斤自留棉,做棉被棉衣,因为粮、油、棉属国家统购物资,谁要多分都是犯法的。
  社员小病不用出村,可以到 赤脚医生那里涂红汞或搽紫药水,吃几片“阿士匹林”或玄胡痛;大病需住院,可向生产队借钱。
  看戏是极少的,农闲时偶然能看一两次电影,如《刘胡兰》《地道战》之类,更多的是新闻纪录片。那是电影队下乡放映的,社员不用掏钱。
  生产队的劳动价值是以“工分”形式记载的,标准工是十分,至于某一天该记多少工分,由队长说了算;劳动强度大或加夜班可以加二十分,轻劳动或工效不高可以十分以下。队长那天不高兴,当天的工分是高不上去的。
  社员平时是看不到钱的。到了年终,生产队将全年总收入扣除当年生产费用。再扣除公积金和公益金(这只是帐面数字,因为缺款户多,早就抵销掉了,)以及下一年的生产费用(和公积金情况同)然后除以总工分,即为当年的工分值,再 乘以某户的总工分,即为某户全年生产的总收入了。当时我所在的生产大队标准工值高的是八角钱;我所在的生产队标准工值只有二,三角钱。除了劳力多人口少的少数进款户外,多数都是缺款户(欠生产队的)。不过缺款户也没关系,反正该分给他的照样分,不会少他丝毫的。
  社员平时是很少吃到猪肉的。如果过节(端午或中秋,春节)有社员杀猪,将肉卖给生产队。(猪油自己留着)这时,按猪肉重量除以全队人口,每人可以分到几两肉;对“吊罐户”(独身)则照顾给一斤猪肉。劳动力在大型水利兴修中也能吃到一两次猪肉;吃猪肉都要摊账的。
  当人民公社社员最大的好处是一年到头只要准备天天上工,队长叫干啥就干给,用不着操心费事,没有大脑也能过日子,更别说要什么DHA。如果不小心动了脑子,便会出现“阶级斗争就动向”,便会出现“新生的资产阶级”。  队长要操心吗?也不用。除了生产队或大队需其它用工外,社员们都是集体干活,在一个地方干同样的事。安顿好了以后,队长就可以离开社员,到别的地方查看什么(叫田间管理)去。社员跟本不问队长的事,反正他360天都是最高工分。社员口头禅说,“大队干部卡着腰(手撑腰),小队干部扛把锹。”
  大队干部也是不用操心的,他听公社的,公社叫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  公社也很聪明,他先给社员订个目标。比如“过革命化春节  ”,“大干干到(腊月)二十九”(农历腊月二十九,隔天就是大年三十了)吃了年饭就动手”,“抢晴天,赶暗天,毛风细雨当好天,月亮底下当白天”。  事无巨细,公社都得操心,他们会“不违农时”地通过有线广播告诉你,何时播种;何时田间管理(包括除草间苗);何时施肥,施何种肥;何时治虫,用什么农药;何时整枝、打杈;何时收割,以及颗粒归仓,晒干扬净等都会讲细讲透。到了冬天,他们对“农民的宝贝”---耕牛重视起来,说要“栏干食饱”外加精饲料(棉籽饼),牛棚不能漏雨等;我真的佩服他们比种田一线实践的农民高更“内行”,是从土壤,植物(水稻、棉花、小麦、山芋)畜牧、兽医、化学、气象、昆虫样样精通的“通才”。
  人民公社的第二个好处是:除了干部以外,你不用担心人家的东西比你多,反正是“穷过渡”,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。工分是公开的,分物是平均的,干活不用出大力的。至于“按件计工”,那是后来的事。社员的聪明才智如怒江的水,能量是无穷的,对策也是很多的。
  鲁迅先生曾说:我们中国人是处在想做奴隶而不得和做稳了奴隶的两个时代,可惜他辞世早了点,没有过上人民公社那样的生产、生活、生存都不用自已操心的好日子。公社社员都是人民,干部都是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的,要是天假以年,他就不会“横眉”,而是早就“喜上眉悄”了。
  不过,社员中也有“不省油的灯”。一个王姓社员一次不高兴,竟将伟大领袖肖像的眼睛弄坏了。好在他“根正苗红”,可解说成是无意的。还有社员说:把犯错误的干部(当时不分政、事、企、统称为干部)弄来当农民,怎么不把犯错误的农民弄去当干部,”“劳动光荣,你让我不无荣吧?”当然,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等阶级敌人是不敢吱声的。
  这里开始书写日记、心情 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