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山依旧在

闲看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致李先生信  

2008-10-14 20:28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致诗人李子先生的信
尊敬的诗人李子先生:
    向您致敬意!
    近日有幸拜读先生“赵忠祥同志的诗到底有多烂

”和“为神马要批评赵忠祥同学的诗”两篇大作,让

人茅塞顿开,受益匪浅。先生真乃诗坛高手,文坛巨

擘。
    先生在“赵忠祥同志的诗到底有多烂”文章里,

对赵先生的诗的‘批评’(先生语)可谓鞭辟近里,

入木三分,让人想起《庖丁解牛》。先生生花妙笔,

让人叹为观止。
    先生在“为神马要批评赵忠祥同学的诗”时,娓

娓道来,头头是道。若无高深造诣,难有如此娴熟;

先生笔指之处,却如大匠之运斤,毫无斧凿之痕。尤

其是先生为避免‘谬种流传得广鸟深鸟’,觉得‘诗

词圈必须有人出来说话’,于是毅然对‘这脏活累活

俺就来干一下’。先生这一举大旗,张正义的精神,

让人由衷敬佩。不然,‘谬种流传’的深度和广度是

难以逆料的,其对文化、对文明、对子孙、对民族、

对国家的‘谬种’作用是无法估量的。先生的‘高山

景行’,令人仰慕。诚如鲁迅先生所说:“斯人不出

,如苍生何”!
    不才久居穷乡僻壤,信息疏通;自幼懒惰,胸少

文墨;唯对‘汉’字,敬若神明。 秦始皇的政绩在别

的方面如何,不才不敢置喙,但对“书同文字”,赞

赏有加。设若秦前的“言语异声,文字异型”流传至

今,那岂非要对连已统一的汉语文迄今还不知到能否

算得上‘半吊子’的不才的小命?不才甚至由此有点

‘杞忧’,倘使有一天同胞们各说各话,各写各字,

那报章如何读,广播如何听,人们对面如何交谈?目

前不才奉行‘愚’而好学,不耻‘上’问,是以对汉

语文还可勉强读用。今在sina得遇先生,实为三生有

幸,故对先生大作中未曾读懂之处,趁此良机就教于

先生;否则,不才将后悔莫及,先生勿弃!
    1、先生说:‘为神马要...’。这‘神马’是神

仙的马,还是如同‘大宛马’一样是马的一个品种?
    2、先生说:‘嘻嘻体...写了一手...’。这‘嘻

嘻体’如同‘柏梁体’、‘折腰体’一样是诗的一种

体裁吗?这‘一手’是赵先生把诗写满了‘一手掌’

吗?
    3、先生说:‘发现那些评滴改滴半吊子’。这‘

评滴改滴’的‘滴’是油‘滴’还是水‘滴’?抑是

时钟‘滴’嗒响的‘滴’?
    先生说:‘新近发现的兰天同学是半吊子’。联

系到上面说的,这‘半吊子’也真不少。在赵先生以

外,象魏明伦、易中天、余秋等三位可也是‘半吊子

’?这‘半吊子’是什么模样?倘说‘半吊子’是指

水平不高,那先生则可称为‘满吊子’了。对么?
    4、先生说:‘说到点子上的一个也木油’。棉花

有‘木棉’;‘菜油’是油菜籽榨的。这‘木油’是

什么原料加工成的?
    5、先生说:‘流传得广鸟深鸟’是说广东和深圳

的‘鸟’都知道赵先生的诗‘烂’,抑或另有他指?
    6、先生说;‘这脏活累活俺就干了下来’。干后

先生可曾洗手?
    7、先生说:‘诗词圈必须要有人出来说话’。又

说‘剧作家魏明伦也参(?)乎进来’。那先生又怎

么避免不掉‘这脏活累活’?
    8、先生说:‘在诗词圈混过几天’。混过几天就

能“出来说话”,那要是苦学一月,不就‘天下老子

第一’了!
    9、先生说:‘要批评赵忠祥同学的诗’。我与附

近小学生的对话如下:
    我:你写的作文,老师可‘批评 ’了?
    生(小学生,下同):文章只能是品点、评论、

批改。我:你那作文写得不好,是因“对语言的把握

能力也是比较烂的”。
    生:能力只有高下(强弱),没有存(在)烂(

掉)。在者,笔写的是文字(章句),口说是语言。

语言是表达(表述)的问题。
    我面对这些小学生,无言以对。我才疏学浅,先

生愿代我解答吗?
    10、先生对魏明伦先生讲赵先生那首《神舟赞》

“第七句和第八句是平仄错乱”不以为然;先生说“

第七句是特殊格式”。那么,据说,孤平、拗,经‘

救’以后,诗仍算‘正格’;能否就此说,那孤平、

拗原就不存在呢?
    还有,先生一会说和赵忠祥先生是‘同志’,一

会儿又说是‘同学’。同志是当今通行称呼,而‘同

学’则不同。我真羡慕先生有‘国咀’同学。
    先生说:‘那些骂人的都是不懂装懂的主’。我

也‘发现’有网友说“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”(按

:此乃鲁迅语)。看来,先生和网友都是不主张‘骂

人’的。
    ‘骂人’,除了先生说的是“不懂装懂”以外,

怕是还有一个‘襟怀’(不说品德)问题。‘闻道有

先后,术业有专攻’。如果专以己之长去度别人之短

,那看到的都是“谬种”。试想,解说《动物世界》

,我怎么也比不上赵先生。不知先生是否比他强?
尊敬的先生,通常我是不肯骂人的。这并不表明我有

“宰相之肚”或是“懂”(先生说骂人都是不懂装懂

的主)。
,而是觉得尖酸、刻薄的话,只会伤和气 ,无助于‘

七律’入‘律’。即使有人骂我,我也装作‘没听见

’。因为我知道自己,不仅没有“在诗词圈混过”,

就是读书读到今天(包刮学校和业余),由于天生的

鲁钝,还是“对语言把握的能力”不甚了了。我唯一

的办法就是做学生,奉行‘生命不息,学习不止’(

包刮向先生和网友学习)。不挨骂的学生是极少的!
    ‘七律’应该入‘律’;那么,祖国语言文字的

使用就可以不规范么?     恭祝
先生健康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网友青山在敬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月  日匆草   
    
  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